德扑圈系统规律民办
太安堂股权募资36亿分红不到2亿_
日期:2019-08-01 19:11    编辑:admin    来源:德扑圈系统规律
中华老字号企业太安堂(002433.SZ)的3000万元增持计划成了一场忽悠游戏□□。 去年8月8日,太安堂公告称□,部分董事、高管及核心团队人员计划以自有资金增持公司股份,增持金额不低于3000万元,实施期间为未来六个月内。 然而,7月22日晚,太安堂宣布□,

  中华老字号企业太安堂(002433.SZ)的3000万元增持计划成了一场忽悠游戏□□。

  去年8月8日,太安堂公告称□,部分董事、高管及核心团队人员计划以自有资金增持公司股份,增持金额不低于3000万元,实施期间为未来六个月内。

  然而,7月22日晚,太安堂宣布□,公司部分董事□□、高管终止上述增持计划□□。至今□□□,增持计划一股也未增持□□。

  3000万元的增持计划一拖再拖□□□,到最后干脆终止,太安堂的部分董监高弃诺之举备受质疑。

  与之相对的是,增持计划延期期间,太安堂的大股东太安堂集团密集实施减持□□□。截至目前,累计已经减持接近3%股权,套现约1.20亿元。增持计划俨然是在掩护大股东套现□。

  昨日下午,太安堂一王姓人士向长江商报记者称,增持计划终止主要原因是融资渠道受限,没有筹集到增持所需资金,无奈才终止的□□。该人士声明称,增持计划与大股东减持之间不存在关联。

  二级市场上,随着大股东密集进行减持套现,三个月来□□□,其股价已累计下跌超过30%。

  长江商报记者发现□□□,2010年上市以来,太安堂已经累计实施股权融资36.51亿元,而其累计分红的金额不到2亿元,分红金额仅为股权融资总额的5.34%□□□。

  7月22日晚,太安堂宣布,终止此前披露的部分董事、高管合计3000万元增持自家公司股份计划。

  太安堂向长江商报记者的回复是,金融市场环境发生了变化,融资渠道受限,拟增持的董事、高管未筹集到足够增持的资金。

  太安堂的增持计划始于去年8月8日,公司发布公告称,管理层对公司聚焦主业之战略调整和公司未来发展前景充满信心,通过对公司内在价值的理性判断□□□,结合公司当前股票价格,以及对公司股票长期投资价值认可,部分董事、高管决定增持股份,合计增持金额不低于3000万元□□□。

  彼时□□□,太安堂将增持计划定义为更好支持公司持续、稳定、健康发展,坚定投资者信心,保护中小股东利益□,加强公司的内部凝聚力,提升公司的竞争力。

  一大段美誉之词,增持计划还被上升至提升公司竞争力高度,可见此次增持,对公司而言多么重要□□。不过,太安堂自始至终也未披露具体是哪些董事□□、高管及核心团队人员。

  然而,到了今年1月30日,增持期限即将届满之际,公司宣布增持计划延期半年□,至今年8月8日,理由是因去年半年报、三季报等重大事项窗口期不能增持,加上今日市场环境变化、增持人员筹资渠道受限等□□□。

  今年2月以来,A股市场出现积极变化□,太安堂的股价也从1月31日的4.55元/股涨至4月10日的6.73元/股□□。但6.73元/股是年内顶点,此后一路下探,至昨日□□□,收报4.69元/股□□。

  然而□□□,无论是股价上行、还是下跌□□,上述增持计划依旧未实施。截至太安堂宣布终止增持计划□□,增持人员依旧是一股也未增持。

  太安堂共有11名董事□□□、高管□□,去年,时任董事长柯树泉、总经理□□□、现兼任董事长柯少彬薪酬为141.33万元、127.33万元,此外□,常务副总经理,总工程师薪酬为68万元、董事、常务副总经理柯少芳薪酬也有81.33万元□□□。难道这些核心人员都拿不出钱来增持吗?

  董事□□、高管及核心团队人员一股也没有增持,大股东太安堂集团却趁机实施了减持。

  长江商报记者查询发现,从今年4月16日开始,至7月15日,太安堂集团多次实施减持,合计减持2253.49万股,约占公司总股本的2□.94%。根据长江商报记者粗略估算,前述减持合计套现约1.20亿元。

  备受质疑的是□□□,大股东进行大肆减持套现之时,正是董事、高管及核心团队人员增持计划延期期间。

  太安堂于2010年6月18日在中小板挂牌□,主营中成药的研发、生产和销售。上市初期□□□,公司经营业绩较为一般。上市之后□□□,资本动作不断。如以1.36亿元现金收购潮州市杉源投资有限公司100%股权、700多万元收购亳州太安堂、3□.5亿元收购康爱多100%股权□□。

  单纯从年报披露的数据看,这些动作成效显著□□□。2010年至2017年,公司营业收入从3.14亿元增长至32.39亿元□□□,增长了9□□.32倍,净利润(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)从0.56亿元增长至2□.90亿元,增长了4.18倍,净利润增速低于营业收入增速□□。

  然而,在2018年□□,公司营业收入微增至33.15亿元,增幅为2.36%,净利润为2.71亿元□,同比下降6□.72%,扣除非经常性损益的净利润只有0.39亿元,同比大降84.23%,创下了上市以来最低水平□□□,主营业务盈利能力沉入谷底。

  今年一季度,虽然公司的营业收入还在增长,但净利润依旧在下降,其净利润、扣除非经常性损益的净利润分别为0.36亿元、0□□□.33亿元□□□,分别较上年下降35.92%□、40□□□.64%□□□。

  长江商报记者发现,上市以来□□□,太安堂积极进行产业扩张过程中,实施了密集募资。

  回溯公告□,2012年12月□、2014年9月□、2015年12月□,太安堂先后通过定增募资8.01亿元、16.04亿元□、5亿元□,合计为29.05亿元。去年,公司曾筹划定增募资25.65亿元,最终没有实施。

  综上所述,上市以来,加上首发募资7.46亿元□□,太安堂实施股权融资36□□□.51亿元。而在此期间,公司累计实施7次现金分红□□□,合计分红金额为1□□.97亿元,分红金额仅为股权融资总额的5.40%□。

  值得一提的是□□□,目前,太安堂面临着较大的偿债压力。截至今年一季度末,公司货币资金只有2.65亿元□□,而公司短期债务为13□.44亿元,长短期债务合计为23.18亿元□□。公司去年一年的财务费用1.32亿元,较上年增长43□□.76%。

  • 本类最新
  • 精品图文
  • 时尚
  • 新闻
  • 生活
  • 视觉
  • 微爱

图片焦点

返回顶部